可真就是画风突变了原本好似还占据着优势的鬼

分享到:
 真是奇怪啊,太奇怪了。
 
    所以奇怪的鸿均道祖又多自言了一句:“为什么同样是从域外所至的灵魂,同样的渺小虚弱,你却能轻易的伤到我的本源呢?”
 
    依照现在鬼谷子被拖拽过来的修为,撑死了就是一个大罗金仙至金仙之间的程度。
 
    这种程度的修行者,按理来说是连鸿钧道祖的皮肤都无法伤及的。
 
    但是这个幻化成了植物体态的鬼谷子,却好像十分轻松的就能对他的这具躯体造成伤害。
 
    是哪里出了问题?
 
    还是说,域外之魂与这个世界的排斥,才是他们可以无视防御随意攻击的原因?
 
    正当鸿均道祖在心中推演这一切到底为何的时候,被捏在手中的鬼谷子却是发出了一阵刺耳的笑声。
 
    他那一条形只影单的枝条,此时早已经变成了狰狞的一团,如同荆棘丛一般的将鸿钧道祖所在的后左右三个方位都给严严实实的堵死。
 
    而唯一露出了口径的前端,此时那一把明晃晃的白骨大刀却是已经当头劈下了。
 
    鬼谷子等的就是这一时刻,他所有的作为都是为了纠缠和转移鸿均道祖的注意力,力求让半遮罗的这雷霆一击能够起到全部的作用。
 
    只可惜……‘叮’在一声清脆的碰撞之后,鸿均道祖竟是连另外一只手都不曾用,就将半遮罗这一次势在必得的攻击给严密的阻挡了下来。
 
    这个时候,在鸿均道祖与半遮罗之间,梗浮着一只闪闪发光的盘子。
 
    而这个盘子就算是封神法宝盲的顾峥,也是一眼就认出了它的真容。
 
    这就是造化玉碟,一只盘子形状,上可回溯时光,下可时间加速,命理,因果皆纳一处的鸿均道祖的伴生法宝。
 
    而这件法宝,唯恐自己不够高大上,看到它的人认不出它的来历一般的,就将造化二字雕刻在自己的盘状承载物的上方,每每散发出宝器的光芒的时候,就会将造化二字反复多次的给播
 
放出来。
 
    就像是播着小广告的led屏,别提多醒目了。
 
    自然,知道了它是什么物件的顾峥,就一边扭头继续前进,一边为鬼谷子与半遮罗的命运感到深深的担忧了。
 
    现如今鸿均道祖终于将他压箱子底儿的最后一件宝物给拿出来了,想必这一场无谓的战争也要就此结束了吧。
 
    可是谁成想,被阻拦住了刀势的半遮罗,却是擎着他的白骨刀对着他面前一派无动于衷的鸿钧道祖嚯嚯嚯的阴笑了起来。
 
    在这阴笑之后,原本鸿均道祖那什么表情都无的脸上,突然就露出了一副震惊迷惘,难以置信的表情,第一次瞪大了眼睛正视起了,他面前的这个从不曾将其放在心上的半遮罗的分身,
 
以及他手中给他造成了难以置信伤害的鬼谷子。
 
    “你们,你们什么时候联手的!!”
 
    是啊,不是刚才被他发现吗?
 
    这本就不属于一个世界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物种,是怎么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暗暗的达成了联手的协议了呢?
 
    而鸿均道祖表现的如此震惊,他们又给他到底造成了何种的伤害了呢?
 
    被这一番对话和行为弄得将头再一次的转过来的顾峥,下意识的就朝着盘子后的鸿均道祖的方向看了过去。
 
    却被此时场内突变的场景,给吓了一个大跳。
 
    不知道何时,这个一派清风明月的鸿钧洞之中,早已经被漆黑的怨气所笼罩。
 
    而半遮罗的魔气也因为这种毁天灭地的恨,给滋养的更加庞大了几分。
 
    而鬼谷这怨气所化的厉鬼精魄,竟然真的将鸿均道祖给束缚的动弹不得,那看起来就十分锋利的尖刺,现在已经层层叠叠的缠绕在他的整个躯体之上,不但将鸿均道祖给捆了一个严严实
 
实,还十分结实的扎进他的血肉之中,勒进他的筋膜之间,并且还在越缠越紧,不缠他个骨肉尽碎,血筋分离是誓不罢休了。
 
    难怪鸿均道祖如此的震惊呢,顾峥也给惊的够呛。
 
    不行,自己必须马上跑,跑的越远越好。
 
    警铃大作的顾峥,也顾不得重伤病患者笑忘书的感受了,他将这条软面条往自己的腰上一盘,强撑着的就让自己站了起来,手脚并用的就往洞府外冲了出去。
 
    这方世界的天道给他们整成这样,就好像你在玩耍着的最柔弱无助的小蚂蚁,却反过来凶性大发的死咬住你不放了,那么这个恼羞成怒的成年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呢?
 
    当然是将其狠狠的摔在地上,再用上脚去……全方位的碾压啊。
 
    而估计的着实没有错误的顾峥,才刚刚跑出去两步呢,身后的鸿钧道长就真的暴怒了。
 
    “怎么可能!我乃这一方天地的混沌神魂所幻化!没有人能够伤到我的本体才是!!”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突破我的防御,伤及我的本体!!”
 
    这话是对着鬼谷子吼得,而忌惮不已的鸿均道祖也终于没有了戏耍的心思,将他另外一只一直不曾动弹的左手也终于从袍子中探了出来,直抓鬼谷子而去。
 
    待这鸿均道祖一认真,可真就是画风突变了,原本好似还占据着优势的鬼谷子一方,就在鸿钧道祖的双手合一的状态下,如同乌云见日,狂风骤停一般的,被掐断在最高潮的节点,一下
 
子就被拍了个干干净净。
 
    那些魔气被驱散了之后,已经爬到了门口的顾峥,却是半分神清气爽的感觉也无,反倒是惊恐万分的加快了他倒腾的步伐。
 
    因为此时的鬼谷子,在被拍的即将湮灭与尘埃之中的时候,发出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的呐喊。
 
    “鸿钧,你不是想知道为何我可以轻易的伤及到你吗?”
 
    “因为!我就是你曾经抛弃的,灭世之时的那些生灵的集合体啊!”
 
    “他们原本平静安宁的生活,就因为你的一个念头,最终成为无边地狱,伴随着你的抛弃,直至灰飞烟灭。”
 
    “只因为你太过于无聊,想要尝试着让幼小者翻身,让集天地精华的精灵永远的匍匐在你的脚下。”
 
    “只因为你惧怕这些天生地养的与你同出本源的精灵,有朝一日修为强大过你,最终将你这个掌控苍生的天道宠儿掀翻在地。”
 
    “只可惜,哈哈哈,就算你是天道的掌控者,因果的执行者,但是也逃不过自己的命运与因果。”
 
    “因为,我们这些你抛却的糟粕,却是实实在在的曾经与你融合在一起,又因为这个世界的创立才被剥离的啊。”
 
    “所以,你看到的不堪入目,污泥尘埃,皆是你身体之中的一部分啊。”
 
    “混沌,你又比我们好到哪里呢?”

欢迎转载盛天下娱乐平台注册_盛天下娱乐平台官方网站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盛天下娱乐平台注册_盛天下娱乐平台官方网站 » 可真就是画风突变了原本好似还占据着优势的鬼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