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自己身边的护卫已经大部分都中箭了,就是

分享到:
而再说曹操,侯宇是不会对一个活着还不如死了的许褚说谎的,侯宇带来了八百的血杀,身边一百个,其他七百个当然是四散开了,许昌东面,西面,各有四百血杀,去找一找曹操军中的好苗子,毕竟能够杀到颍水便的曹军,还活下来的残军,出了逃兵,那可都是曹军当中的佼佼者,侯宇也要赶紧给搜刮到自己的血杀营来,补充兵员,当然,会经过一番洗礼一般的训练,侯宇没有骗许褚,当然也没有骗曹操,自己身边就真的只有100血杀,可是这许田的南面,可是还有三百血杀在埋伏着…………
 
    曹操向南方杀去,可算是正中的侯宇血杀营的包围,本以为已经逃出升天,心中还有一些为许褚悲伤,其实人家侯宇压根就没有想过来追他,当曹操还在安然神伤的时候,忽然一声惨叫,而后又是一声惨叫,只见林子之中,飞出了一支支箭矢,策马而走的护卫营措手不及,根本无法躲闪,立即倒地数人,而林子之中的箭矢竟然还没有停止的意思。
 
    “某乃是曹孟德,二人快快现身!”看到了自己身边的护卫一个个的倒下,曹操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了,但是每个人都有到了这个关头,都有求生的欲望,你看要是在众人面前,身边还有无数自己的亲信,城池破了,被打的惨败,身为君主都是会大喊着与众将士公共存亡,但是这个局面,自己身边就这么几个人,生死在这里,曹操只感觉自己好郁闷,好桑心…………
 
    “曹孟德?谁啊?”就在不算太远的一片小树林里面,很明显这里有伏兵,这样的林子根本不是伏兵可以藏匿的地方,但是曹操毕竟是人数太少了,要是人数多,能够拍出一个探马,肯定能够发现,这些人的位置,而就在这林子里面忽然一个粗犷的声音问道,而说话人的身边,零零散散的站着五十个人,人数不多,但是还延伸了,好远,刚才射箭之人,正是曹操已经快要接近的距离,一见有人来了,就赶紧射出了箭矢,而曹操一路狂奔,也正好越来越接近说话之人的位置。
 
    “不知道,你看,身边才几十个护卫,能是多大官,估计是是不是跑出来的将领啊?”身边又一个憨厚的声音答道。
 
    “不知道,统领不是说找不错的人活捉吗?”那人又问道。
 
    “你看就他们一个一个的,怎么不错了?没意思,让他们死吧!”粗犷的声音说道,好似这一条条的人命在他们嘴里跟一颗小草一般。
 
    “好!死吧!”憨厚的声音说了一声。
 
 第二百四十九章 枭雄惨死
 
    “那个,两位伯长,咱们就不仅距离看看?”一旁的一个血杀营的士兵小心翼翼的说,别看这两个人这样的平白无奇,说话还显得傻乎乎的,但是二人一发起狂来,就算是统领也不一定能够抵挡的住二人的全力攻击,这让人是亲兄弟,天生神力,还好杀人,根本是杀人如同游戏,而且因为是孪生兄弟,所以还有点心灵感应,合作起来,亲密无间,也就是统领那样的变态能够治住他们,若是发起狂来,血杀营的将士在他们眼里也是跟小草一样,下手之时毫不留情,而鱼找鱼虾找虾,这二人麾下的几十个人,也都是跟二人差不多,看似憨厚甚至是有些呆傻,但是内心里都是一个杀人的狂魔,所以说这帮人哪里知道什么是埋伏,什么事减员啊,在北平之战当中,这个伯长麾下的士兵死伤也是最多的…………
 
    “杀啊!哪有那么多废话!统领说了,不让我们把把人撕碎!”这二人的老大还以为士兵说让他俩上近前将这些人像自己兄弟二人以前一昂,撕扯碎片呢,但是进入血杀之后,应该是二人听从侯宇之后,侯宇便告诉二人,战场之上不允许这么干,因为太过浪费时间,还肯能被其他敌军暗算,也影响血杀营这边的阵型,毕竟进了血杀营就是一个团队,是要有团队合作,甚至是兵阵的,所以二人把人撕扯成碎片的手法被侯宇明令禁止,这还是侯宇在李林会军攻打乌桓的时候,发现的两个奇葩,二人曾经直接杀进一个部落,将部落上到老人,下到婴儿,全部屠杀,撕碎,原因竟是饿疯了,而那个部落却被施舍给他们肉吃…………
 
    血杀营的士兵赶紧点点头,接着赶紧给身边的人摆几个血杀营的信号手势,一点一点的传过去,就只看到血杀营的将士得到了命令之后,向曹操那些人射去的箭矢越来越猛烈了。
 
    曹操一看自己大喊竟然一点用处都没有,而且自己身边的护卫已经大部分都中箭了,就是因为要护着自己,紧紧的勒住了马缰,不让自己掉下去,最多一个已经身中了近十支箭矢,而不倒,曹操心中大为感动,立即大喊一声道:“兄弟们,我们一起冲过去!”说着,一面挥动着倚天剑打掉飞来的箭矢,一面几句策马疾奔。
 
    “伯长,敌军要跑过去!”士兵大喊了一声。
 
    “废物!”伯长一声嚎叫,拿起直接拿起盾牌自己冲了过去,跳起来,一踩身边的大树,借力打力,一个人直接窜了出去,到了道路一旁,看到曹操还有活着的几名护卫策马跑了过来,伯长一句赌盾牌护住自己的身体,爆喝一声“哈!”直接向曹操等人撞了过去。
 
    曹操听到一声大吼的时候已经大惊,但是随即看到一个黑影费了过来,直接就撞在了自己左边的护卫的马匹上,护卫连人带马都向自己栽了过来,自己想要躲闪,但是距离太近已经没了机会。兄弟撞下了马来。
 
    “你!你等是什么人,这……这力气甚至胜过恶来…………”曹操只感觉自己受伤不轻,说话都费劲了,一边还能动的护卫直接也是敢进倒了曹操的身前,护卫在从此左右。
 
    “我们?”奇葩两兄弟面面相觑,一挥手,窜出来几十个人,大哥说道:“我们是血杀!”
 
    曹操哀嚎一声,道:“诶!你们的盔甲已经看出来了,自己又何必多问呢?真是老天要忘我曹操啊,怨不得别人!”
 
    弟弟疑惑的问大哥道:“大哥他嚎啥?”
 
    大哥摇摇头道:“不知道,我最烦那人临死之前一个劲的嚎了,好吵!喂!你,别嚎了!行不行,一会就死了,一下子的事!还嚎啥啊!”
 
    曹操大声喊道:“天啊!想我曹操纵横疆场几十年,为何要我死在此处啊!”
 
    听则曹操的嚎啕大哭,弟弟没好气道:“哥,快快快,让他死了吧!烦死了!”
 

欢迎转载盛天下娱乐平台注册_盛天下娱乐平台官方网站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盛天下娱乐平台注册_盛天下娱乐平台官方网站 » 而且自己身边的护卫已经大部分都中箭了,就是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